頭條

你不知道的藝考1977 | 尉曉榕:堅持,就會不斷地好起來

2018/2/27 來源:寶藏微信

?

近日,全國各大藝術類高校本科招生專業課考試正如火如荼地進行中,大家把這次考試稱作“藝考”,是藝術類專業高考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藝術類考生高考征途中最重要的一次戰役。

?

高考之于中國的意義,不用多說。1977年冬天那場不同尋常的考試,開始改變這個國家無數人的命運。數以千萬計曾經以為生活就是農田和工廠的年輕人,重新找到了他們忐忑的夢想和奮發的意氣,重新找到了他們從來不敢想像的未來。那一年,他們接受了人生中最具變革意義的挑戰,曾經灰暗的人生軌跡開始變得精彩,而這個國家的前途,也被重新照亮——那是一個時代的轉折點。

?

電影《高考1977》,講述的就是那代人高考的故事

?

高考制度恢復40年以來,它作為一項一年一度必然發生的教育盛事,一直伴隨并深刻地影響著我們一代又一代年輕人,影響著這個國家和民族。

?

在2018年度中國美術學院本科招生專業課考試進行之際,寶藏采訪到了四位畢業于中國美術學院的藝術家,他們四位分別在國畫、油畫、雕塑、版畫領域有著自己的藝術成就和高度,而他們都是1977年恢復高考后第一批考取中國美術學院(當時為浙江美術學院)的考生。歷歲月彌久,再次回憶當年,他們的“藝考”究竟是什么樣子?他們的“藝考1977”又有哪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

?

采訪藝術家尉曉榕之前,記者就聽說,與他約會,越好的朋友越習慣等待,因為他常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忘了時間。果不其然,這次采訪,當我們在約定時間到達約定地點時,尉曉榕正在十五公里外的地方和學生們一起專心為中國美術學院九十周年校慶創作作品,忘記了時間……

?

尉曉榕

號司雨堂主
1957年生于福建福州
1977年考入浙江美術學院(今中國美術學院)國畫系
現為中國美術學院中國畫與書法藝術學院院長、教授,首屆中國畫創作與理論博士,碩、博研究生導師,中國美術家協會中國畫藝術委員會副主任,浙江省美術家協會副主席,福州畫院院長。

?

1988年,尉曉榕在杭州

?

?

寶藏?× 尉曉榕

?

寶藏:當年藝考前夕你在哪里?當年是如何備考的?

?

尉曉榕:1977年,我在福州。

?

當年的備考并不像現在的學生那種情形,有兩個考前班,但人都不多,其中一位老師帶了約十幾個學生,另一位就帶了我和許院長(中國美術學院院長許江)兩個。我當時在福州最大的中心劇場做過幾個月的美工,畫南斯拉夫電影《橋》和墨西哥電影《葉塞尼亞》的巨幅海報,也算是一種鍛煉。那時我還不會打格子,憑著電影照片摸索著畫,效果還不錯,得到了大家的肯定。后來又調到福建省美術館,美術館的位置比起劇場當然更好,但在美術館反而畫的不多,現在想來還是留在劇場更鍛煉人。

?

?

尉曉榕早期素描作品 ??1978

?

備考的印象真是有點兒淡忘了,可能當時要考政治、文學之類。我的文學基礎本來就不錯,因為從初中起父親就對我的學業抓得很緊,并不是為了考試,當時對考大學還沒有概念。1977年之前的大學招生是“推薦”的,只招收有實踐經驗的“工農兵學員”,不用參加考試,勞動模范或者有關系的就可以保送。

?

尉曉榕早期素描作品 ?1978

?

寶藏:考取浙江美術學院是當時的理想嗎?

?

尉曉榕:我覺得自己一直很遲鈍,當時沒想過考浙江美術學院(現中國美術學院,以下簡稱“浙美”),到高考臨近還不敢報考,只報了福州藝術學校的舞臺美術專業和福建師范大學藝術系。浙美是父親強迫我去考的。起初我一丁點兒自信都沒有,只敢考福州藝校當時認識很多師大的學生,覺得他們都畫得比我好,所以連師大都沒信心去報考。現在回過頭來看這段歷史,我由衷地覺得,在漫長的學藝道路上,自信不能來得太早,太早是一件壞事情,自我感覺很早就非常好的人,到后來往往未必了了,這是我的個人體會。

?

尉曉榕,大學時期

?

我是前幾年才找到自信,之前一直沒有,不自信才會不斷地去追尋。不自信有兩種態度,一種是自暴自棄,還有一種是堅持。堅持下去就會不斷地好起來,任何事情都是堅持才有變好的可能。

?

1981年杭州茅家埠,左起:池沙鴻、張謙、盧輔圣、尉曉榕、路海燕

?

寶藏:除了浙江美術學院之外還有參加其他學校的考試么?為什么會選擇浙江美術學院?

?

尉曉榕:還參加了福建師范大學的考試。后來我被福建師大浙美同時錄取,當然就選了浙美

?

尉曉榕(右)和池沙鴻(左),大學時期

?

寶藏:談談你考浙江美術學院時的記憶,印象最深的人或事?

?

尉曉榕:印象最深的人當屬考浙美之前教過我的兩位老師:梁桂元和許金寶。梁桂元老師在速寫上給了我很大的幫助。他把方增先和顧生岳先生的速寫原作給我看,讓我臨摹。那個年代出版物很少,美術方面就更少了,我買了薄薄的一本《怎樣畫速寫》,這些使我的速寫進步很快。學畫過程中我比較投入,運氣也不錯

?

?

恩師梁桂元(右)抱病期間,與前來探望的尉曉榕交流探討

?

我為什么會選擇舞美專業和一個人有關。當年隨父母下放到福建省福鼎縣,在那兒讀了中學。在福鼎的時候我還不太會畫畫只是喜愛畫畫。在那兒,我認識了一位畫舞臺美術的福州知青鄭志新,他在縣劇院上班,畫的是小幅的舞美作品,然后用幻燈機放大。我在福州還沒拜師,在福鼎就跟他玩在一起。我畫的速寫都不得法,而他畫得很正規,不知道是從哪里學的,特別是他的素描畫得很好。印象中他里頭穿著熨燙筆挺的白襯衫,外搭短款西裝夾襖,扣上扣子,披一件外套,整個人的氣質非常好。文革后期在縣里很少能見到這樣的人,大部分人看上去都是土土的,洋的也是假洋。

?

尉曉榕,大學時期

?

燈光打在石膏上,他慢慢削著鉛筆,瞇著眼觀察石膏,擺弄著,我羨慕的不得了,在我看來這一切都太高級了。當然現在我們也會了,放在那個年代就太難得了。我當時想這里有一條光明大道,很羨慕他那種狀態,感覺自己太渺小了。再后來他調回福州,把縣里最漂亮的女演員娶走了。半夜坐車走的時候,特別敲門和我道別,我覺得他應該快點回福州,這樣的人呆在這兒可惜了,他給我的影響確實很大。后來我也回福州了,但沒去找他,可能想“混到一定程度再去找他,結果幾十年都沒去聯系,但我經常打聽他。

?

?

尉曉榕大學時期

?

寶藏:還記得當年考試的題目是什么嗎?

?

尉曉榕:不記得了。當時考的人多,77屆參加浙江美術學院高考報名的有16萬多人,各專業加起來總共只招50名,比現在少多了。現在考試的人沒那時多,招生名額有3000多個。

?

尉曉榕早期素描作品 ?1978

?

寶藏:每年都有新的學生入學,隨著時代的變化,年青人的特點是否也在發生改變?

?

尉曉榕:在我看來考生都差不多,都是考前班一個模子出來的,總的來說幾十年來變化不大。畢業生變化則比較大,老師已經換了好幾撥,結構和以前不一樣了

?

1977年10月,黃山。右起:劉幽莎、尉曉榕、池沙鴻、潘韻老師、沈堅毅、程谷青、沈遠路、海燕、朱春秧、崔明哲

?

?

寶藏:1977年的藝術界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講講在那一代人中具有代表性的過程?

?

尉曉榕:1977年并沒有大家想像的那么保守,當時已經吸收了很多西方的東西。我在那時接觸到了門采兒、尼古拉·菲欽這些大師的素描圖片,老師也給我們講了一些,還有俄羅斯巡回展覽畫派的列賓、蘇里科夫的的素描和油畫,他們的素描學一輩子都可以。英美系和法國的畫家接觸的少一些,但這些已經夠我們學的了。

?

1981年永樂宮大門,左起:沈遠、崔明哲、朱春秧、尉曉榕、沈堅毅、路海燕、程谷青、宋忠元老師、劉幽莎、池沙鴻、胡良勇

?

寶藏:有什么可以和剛剛參加藝考的學子們分享的故事(或是寄語)

?

尉曉榕:考生們都很努力,我希望他們都能考上,也希望他們盡量用正當的方式考進美院。不要走后門托關系,這樣即使僥幸成功了,對自己來說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因為進了美院后你可能是成績最差的一個。其他同學都是憑實力考進來的,最差的學生大學四年里會過得很自卑,作為男同學你可能喜歡上某個女生,但這個女生可能看不上你,因為你專業最差;反之同樣,男生會喜歡專業更好的女生,這四年里你就會挫折不斷。

?

尉曉榕早期素描作品 ??1978

?

如果有關系托到我這里,我都是這樣給他們講道理。藝考一次不行考兩次,兩次不行考三次,國畫系藝考次數最多的一位考了九次才考上。十幾二十年前也有同學考八次考上的,前四年沒考上,后四年就干脆到杭州租房子來考試。我想對考生們說,一定要憑自己的努力干干凈考進來,這樣后面的日子就輕松了,先難后易,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就是要堅持自己的初衷,一定要考最好的學校,不要這兒沒考上,第二年就降低標準去報考一個稍差的學校。把最好的學校放棄了,將就了,這我覺得很可惜,因為平臺不一樣了,這都是決定終生的。

?

尉曉榕畫筆下的饒宗頤 ? 2016

?

一般來說,人生的85%是由學校決定的,你將來的整個品位、一生為人做事的背景,學校是很重要的。當然還有15%另外的機緣,可能比從美院出來還成功,但畢竟機率小得多。考上美院本質上就是給自己一個好的平臺,更好的學習狀態。但如果不考美院也能獲得這兩個條件也可以,比如你擁有一個很好的書房,每天讀書,也讀得進去,那也很厲害,自學成才的人很了不起,不斷自我升華的能力很強,在沒老師的情況下也照樣有很好的發展。

?

尉曉榕工作室 ? 2018

?

我見過很多學生在學校表現很好,出了校門,畫也退步了,書也不看了,頭腦也糊涂了,所以我一直強調自學是很可貴的。還有一種就是環境,剛好你家人認識幾位藝術屆或文化屆的精英,你可以隨時向他們討教,那美院上不上無所謂,現在不是非要拿著文憑去找工作的時代了。另外,讀了自己的專業將來又從事這個專業,抑或沒有從事自己所學的專業,都是一種表像的東西。我覺得更本質的是你心頭的、由天賦造成的愿望,這是最重要的,因為某方面有天賦,你就有欲念,如果這個欲念得到發展實現,你一生幸福的基調就奠定了。

?

尉曉榕 ? 2017

?

學了這個專業,又從事這個專業,恰好都是你的愛好,在都很順利的情況下,應該跨界,一定要在繪畫技能之外,在藝術素養塑造之外,跨到文學,跨到哲學,甚至理工科,理工科實際上對藝術幫助也很大,很多畫畫的人還沒達到這個境界,幾何比圖案更酷,數學比形準更準更本質。如果一輩子玩感覺也可以,但你應該想一想,你的感覺是年輕的時候好還是老的時候好,一般生理學家會告訴你,年輕時候感覺更好,為什么有的人拼命努力都不進步,因為你不跨界,老在一個地方,你的感覺就隨著時間慢慢萎縮了。

?

?

?

編輯:馬靜

注: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寶藏網的立場,也不代表寶藏網的價值判斷。
最早排球比分规则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