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

你不知道的藝考1977 | 張遠帆:將藝術的溫度刻入悠長歲月

2018/3/2 0 來源:寶藏微信

?

?

?

張遠帆,中國美術學院教授(曾任版畫系主任)、中國國家畫院版畫院研究員、上海大學上海美術學院特聘教授、日本版畫協會海外名譽會員。1977年考入浙江美術學院版畫系,1985年畢業于日本東京藝術大學版畫研究室,獲碩士學位。

記者與張遠帆老師見面是在杭州轉塘的“都市版畫公社”。見到張遠帆老師的時候,他正在處理一塊木板,準備制作新的版畫作品,他告訴記者:“我已經從中國美院退休,現在是被聘到這個機構,一方面繼續做自己的作品,另一方面推廣普及版畫藝術。節假日也會開展面向社會的各類版畫培訓課程。”版畫工作室不同于其他畫種的工作室,有各種各樣的刻刀工具,板材和機械。張老師介紹說:“因為版畫的制作會牽涉到一些專門的材料,所以普通人自學還是稍微有點困難。”

?

?

版畫工作室

?

張遠帆在工作室工作

?

與張遠帆老師的對話溫暖親切,一如他的形象。他深情回憶了自己的求學歲月,講述了那些伴隨著藝術溫度的故事。他總謙虛地說自己的求學之路很幸運,張遠帆老師究竟是在怎樣的境況中披荊斬棘,在萬里挑一的高考中脫穎而出的呢?

?

寶藏對話張遠帆

?

?
?
?

?

?

寶藏:藝考前夕你在哪里?當年是如何備考的?

?

張遠帆:1977年的我25歲,已經在社會上工作了9年。當時正在杭州一家機械廠里工作,干了6年,帶過兩個徒弟。而在進工廠之前,還在蕭山農村當過3年的知青。

?

1975冬 張遠帆(左)與二弟及畫友合影于柳浪聞鶯

?

在當年的報考規定中25歲是一道坎,考生年齡過了25歲后,對考生的專業能力就會有更多的限定要求。所以于我而言,這幾乎就是僅有的一次機會。我希望抓住它,于是在考前努力地做了準備,幾乎天天畫素描或速寫。

?

寶藏:考取浙江美術學院是當時的理想嗎?為什么會選擇浙江美術學院?

?

張遠帆:報考浙江美術學院(現中國美術學院,以下簡稱浙美)在我看來是一個必然的選擇,因為我屬于浙美的子弟,我父親就是浙美的老師。可以說我從小就在浙美的校園中長大,熟悉這里的環境,了解它的歷史,也清楚地知道浙美每個專業有哪些師長,對這座學校是充滿了特殊感情的。

?

考入浙美前我在工廠里工作,那時候常搞宣傳活動,要出板報這樣的宣傳品,需要寫稿、畫插圖、版式設計。當時我跟廠里的幾位同事,就是所謂的文藝青年吧,會畫兩筆,也多少會寫一點東西,所以經常參加廠里的板報內容制作和設計。這些工作對我來說很有趣,還能時常想到一些新的設計圖樣,我也樂在其中。

?

1978年 張遠帆于杭州孤山后山

?

工作期間我生過一場病,在家養病休假了一大段時間。當時的一位鄰居叫李承德,在建筑設計院上班,他的工作與畫畫有關,每天上班前,都要去西湖邊畫寫生。看我休假無事,他便邀我陪他一起去。反正有閑,便去了。他畫畫,我就去散步,走一會兒又回來看他畫一會兒。一來二去,我被他的畫畫過程吸引了:從一張白紙,一步一步有了輪廓又有了顏色。漸漸地,眼前的風景就生動地重現出來,卻似乎又與實景有所不同……他看我有興趣,就叫我也來畫。就這樣抱著一種無目的的興趣,我開始和他一起在湖邊樹下坐著涂涂畫畫。這個起步是純粹娛樂性的,因此,想畫什么、或者怎樣畫,都很自由。比如,畫著一棵樹,我發現樹葉隨風微微擺動,如有細語聲,便想能否把這個感覺畫出來。而一旦感到有所捕獲,心中便有欣喜,這是無可替代的一種愉悅,這種快樂使我欲罷不能。漸漸地,我又認識了本地一些學畫的朋友,每逢休假日就成群結隊一起去寫生或交流,享受繪畫帶來的快樂,日子過得不富足,卻又很滿足。

?

1982初春 張遠帆(左)與鄰居丁環、李承德(右,即每天去畫寫生的那位鄰居)在北京合影

?

對畫畫著迷之后,就覺得如果這一輩子能一直與繪畫打交道,會是很幸福的。所以當得知高考恢復后,我就對考上大學、繼續深入學習美術充滿了向往,既興奮、又緊張。

?

寶藏:還記得當年考試的題目是什么嗎?

?

張遠帆:我報考的是浙美的版畫專業,考試的專業科目是素描、速寫和創作,文化課要考文學和政治。具體的題目我已經記不太清了,在創作科目時畫的內容是一位農民和一位知青并肩坐在田埂上,四只腳泡在水稻田中的場景;素描的模特是一位中老年男子;速寫科目則分靜態和動態,我記得動態部分的考題是大家都圍在籃球場邊上,畫下場上球員們打球時的各種動態。

?

張遠帆大學期間的版畫作品《水鄉一景》1979

?

張遠帆大學期間的版畫作品《巷尾》1981

?

那時的考試是分為幾個選考步驟的。考生首先要交報考作品,就是平時畫的畫,需要考生直接把作品寄到浙美,通過對作品的篩選,才會得到準考資格。所以就造成了當年很壯觀的場面——每天都有大量的報考作品從全國各地匯集到杭州的郵局,學校則每天派卡車去拉回來。因為過去十年沒有正常招生,考試甫一恢復,積壓了10年的美術青年便紛紛摩拳擦掌,報考的人數之多,可想而知。

?

1978 ,浙美校門口。左起:方云華、丁德武、陳研、曹意強、劉德潤、林志、潘長臻先生、楊思陶、張遠帆、辜居一。

?

寶藏:談談您考取浙美前后,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人或事。

?

張遠帆:其實回憶整個藝考我是有點懵懵懂懂的狀態。雖然我父親也是畫畫的,但是在學畫這件事上他并不過多干涉我,因為經歷了那個特殊的年代,我父親并不希望我學習美術,他更希望我能從事一些普通的工作,只把繪畫作為一個業余的愛好就可以。所以雖然身為浙美子弟,也非常喜歡繪畫,但是在上大學之前我并沒有進行過正規、系統的美術訓練。

?

當機會真的來臨,我下定決心要報考浙美的時候,就發現競爭者中的很多人水平是很高的。而能成功考入浙美,我感覺是自己運氣不錯,在考場上發揮得還行,另一方面是我的成績比較均衡。跟現在一樣,那時候浙美招生錄取時,不僅要考察專業課,在文化課上也有要求,擇優錄取,不能有不合格的科目。我記得,我的文學科目考得好像還不錯。因為受家庭環境的影響,我喜歡讀書,在文學方面還是有一些積累的,這也許在我的考試過程中,給了我一定的幫助。

?

1978,浙美版畫系77屆郊游。左起:徐方、潘長臻先生、包劍斐、陳研、曹意強、黃裳先生、潘長臻先生公子、楊思陶、林志、丁德武、劉德潤、張遠帆、方云華、辜居一、嚴善錞。

?

1977年那年的高考時間點也很特殊,考試是在冬天,完成錄取和入學卻是1978年開春。此后78屆的考試又恢復到春季,在1978年秋季就入學了。所以我們77屆和78屆的同學是同年入學,學習、畫畫、生活、娛樂什么的都在一起。第一年恢復高考,面對的是積壓了10年的考生,所以來到同一個班上的同學年齡跨度也比較大。就像我們班,入學時最大的有27歲,最小的可能還不滿18歲。

?

年齡的跨度也意味著大家的經歷各不相同,對于年輕些的同學來說,他們基本上是從一個校門進入了另一個校門,沒有經歷過蹉跎和磨難,他們的青春才剛剛開始,意氣風發;而類似于我們這樣年齡偏大的同學,連“青春的尾巴”也已經談不上了,經歷過更多的磨難,所以整個人的狀態就會比較沉穩,精神負擔也更大。反差很大的精神狀態和性格在一起交流碰撞,非常有意思,也恐怕是空前絕后的了。

?

1979 浙美學生會成員合影(右1為張遠帆)

?

那時候,所有的專業課教室晚上燈都是亮著的,同學們在結束一天的課程之后,晚上基本都在教室自修,畫畫、讀書、交流,大家在一起講過去自己的經歷,講對于未來的憧憬,充滿希望和活力,氣氛很好。

?

1982 夏季 大連外語學院出國人員培訓班宿舍(左2為張遠帆)

?

我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比較幸運的人。從浙美畢業后能去日本留學,也是一次幸運的機會。入讀浙美后第二年,全國大學就要開始恢復學位制度,對學生有外語成績上的要求,相應的課程也開始設立起來,內容是英語和日語,版畫系的同學可以在英語和日語中間任選。我們的中小學時代沒有英語課,最多簡單地學習過一點點俄語。當時日本的現代版畫開始介紹到國內,圖書館里日文的畫冊也很多,令我很感興趣,所以我選擇了日語。在我面臨畢業之際,國家教育部門計劃與日本互相選派留學生,150個名額當中竟有一個木版畫專業的名額,而我恰好又相對認真地學習了日語,仗著語言考試的成績優勢,居然就順利通過了選拔考試,所以感覺很幸運。

?

1983 張遠帆在東京藝大版畫研究室制作版畫

?

到日本東京藝術大學美術學部版畫研究室后,與導師野田哲也第一次見面的情景令我至今難忘。我問導師如何安排我的學習計劃,導師面帶訝異地對我說:“是你自己選擇到日本、到東京藝大、到木版畫研究室來學習的,你應該知道自己要學什么。所以學習計劃要你自己安排,而不是我來決定。”這件事給我的觸動是巨大的。因為我們一直習慣于被別人安排,無論是學習還是生活都需要指導,突然間卻被放到了這么一個完全自由的空間里,我發現自己有失重的感覺,完全找不到方位。接下來的近兩年時間里,我不斷地問自己是誰、個體有沒有價值、敢不敢無視別人的視線等等問題,才慢慢適應了自主的學習模式,找到了一些適合自己的方法。這段經歷讓我在思想和觀念上有了一些巨大的改變,也長久影響了我后來的學習和研究。

?

1984 參觀東京國立西洋美術館

?

寶藏:每年都有新的學生入學,隨著時代的變化,年輕人的特點是否也在發生改變?

?

張遠帆:當年的我們,視野非常有限。哪怕像我這樣在美院環境里長大的人,雖能夠接受到一些專業的訊息和資料,但內容依然非常狹窄單一。另外從思想觀念這個角度來講,社會各個方面對于我們的束縛也是比較大的,同學們普遍都比較“老實”。而現在隨著時代的發展和文化藝術形態的多元化,學習藝術的同學們的信息渠道之開闊,已經不是我們那個時代能與之相比的了。內外交流頻繁,各種觀念和思想紛至沓來,信息流通也空前快速,在紐約或東京開的畫展,即時就能在朋友圈里看到。所以,現在年輕學生們,在獲取信息方面是有著先天優勢的。

?

張遠帆 1983《老街-1》木版

?

寶藏:有什么想和剛參加美院考試的學子們分享的話?

?

張遠帆:我希望大家盡可能避免盲目,決定報考美院的某個專業時,對這個專業應該有一個盡可能清晰的認知。例如,這個專業在整個美術學科的框架中處于一個怎樣的位置?這個專業有怎樣的歷史、它的未來將去向何方?盡管做起來有些困難,但我還是希望同學們盡量去了解,看它是否適合自身。要知道,興趣永遠是最強大的學習動力。這還關系到將來同學們在這個專業中學習時,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么事情。

?

有句話說,所謂大學的學習,有三分之一是向老師學,三分之一是向圖書館學,還有三分之一是向同學學。后面的三分之二,是自主性的主動學習,要求同學們有明確的追求目標,以形成自己獨特的知識和能力的結構。

?

張遠帆 1985《游記-2》木版

?

千萬不要以為本專業以外的東西與自己無關。其實,擴展自己認知的視野,讓自己的觸角伸展得更寬、更長,對于藝術的學習來說,太重要了。專業的劃分是人為的,而在實踐中,往往沒有那么清晰的界限,跨界融合的例子比比皆是。也許在未來,這些界限統統會消失。所以,希望年輕的同學們盡量不要把自己的視線和能力,局限在一個小專業的范圍內。

?

張遠帆接受寶藏記者采訪

?

?

?

?

編輯:馬靜

注: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寶藏網的立場,也不代表寶藏網的價值判斷。
最早排球比分规则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