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

教師節 | 周剛:所有的捷徑都是彎路,一步一腳印,大膽往前走

2018/9/11

?

我國自古即有尊敬教師的傳統,《呂氏春秋·尊師》云:“生則謹養,死則敬祭,此尊師之道也。”教師,將自己所知傳授于他人,使人類文化得以延續。師者,總是受人敬仰和尊重的,而教師節的設立,就旨在肯定教師為教育事業所做的貢獻。對老一輩教師來說,他們在歲月沉淀下的堅韌、樂觀和自信的精神鼓舞著莘莘學子;對新一輩教師而言,從青澀走向成熟,從學生到教師的意識轉變,也是人生一種新的挑戰。2018年是第三十四屆教師節,寶藏特別策劃了教師節專題,分別采訪了數位新老一輩的藝術教師們,讓他們談談自己為學子時的一些故事,以及為人師后的一些感悟。

?

藝術家簡介

?

?

周剛

?

中國美術學院教授

中國美術學院中國水彩畫研究中心主任

中國美術家協會水彩藝術委員會副主任

中國流行色協會理事,教育委員會副主任

?

?

?

?

難忘執教的第一堂課

?

1988年,周剛在中國美術學院畢業后留校任教。回憶起剛當上老師時的情景,周剛的語氣明快、篤定,30年前的往事在他的口中娓娓道來,仿佛一切就發生在昨昔。“當時班里只有12個學生,那堂課下來,我逐漸和他們變成了很好的朋友,直到現在都保持著聯絡,每個人的名字我都還記得。”語畢,周剛向記者展示了一本影集,那是今年國美校慶時,學生們送給他留念的。照片中的周剛青春洋溢,笑容明亮,與身邊的學生們看起來沒有任何年齡差。純真年代的往事,在一張張老照片的提醒下更加清晰了起來。

?

周剛(左三)與他帶的第一屆學生們,當時的中國美術學院還是“浙江美術學院”

?

那一年,周剛還住在校園里,走去課堂的路,只需大約30米的距離。周剛在暑假里把課仔細地備好,給學生們上的第一堂課教素描,他將自己對素描的獨特理解灌輸進了課堂,講完課后,讓學生們實踐繪畫并幫助他們修改。面對這群跟自己年紀差不了多少的學生,年輕的周剛帶著一絲初為人師的緊張和生澀,更多地則是懷著一股熱情和耐心。

??

?

周剛(右一)與他帶的第一屆學生們

?

學生時代的趣事

?

?

從23歲踏入國美的校門至今,從學生到老師角色的成長和轉換,周剛由衷地感嘆:“國美就像生養我的家一樣,我幾乎全部的心血精力都給了這個家。”而在這個“家”里,在周剛還是個學生時,也有許多師生之間相處時發生的趣事。時任國美副院長、工藝系系主任的高而頤老師,曾帶了許多雞蛋,為學生們親自下廚做“蟹黃蛋”吃。往后所吃的美食珍饈,似乎都抵不過高老師那道簡單的“蟹黃蛋”。周剛回憶起這道佳肴的滋味,還是連連驚呼:“真的是太好吃了!”

?

剛任教的周剛與系里的學生們外出寫生

?

又比如有一回,教設計課程的孫晴義老師讓周剛和班里的小伙去家里幫忙搬東西。那時恰好孫老師家中擱了兩筐黃橙橙的橘子,在他允許下,嘴饞的周剛和班里的三四個男同學一起,迅速把兩筐橘子吃得幾乎見了底。結果第二天,每個人都因為上火,嘴唇腫得厲害,還有一個直流鼻血。孫老師見了他們這般模樣,忍俊不禁地說道:“當時看你們吃那么香,舍不得告訴你們,橘子吃太多會上火。”

?

采訪的前一日,周剛(左一)恰好在參加老師孫晴義的展覽

?

周剛在記憶的一隅里飛速搜尋,他還回憶起一個尋常的夜晚,他大學時的素描、色彩老師潘長臻到他們的寢室里來聊天,那時潘老師問他們:“你們對我有什么看法?”大家回說:“你很親切,人也很好,只有一個差別,就是年齡比我們大很多。”潘老師則認為,在他心底,自己還是個年輕人,他的少年時期仿佛就在昨日。那個夜晚的對話不知怎地落在了周剛心里,那時潘老師的年紀比現在的周剛還要年輕,世代更迭的速度飛快,讓周剛感慨。

?

?

師恩重于山

?

在成長為一名優秀且資深的教師前,周剛也受惠于曾經教導他的恩師們。談起自己學生生涯中難忘的老師,周剛首先提到了高而頤老師。“高老師是我進國美校門第一個接觸到的老師,也是我的一位恩師。當時油畫系招生名額已滿,高老師就把我從繪畫系轉到了設計系。”在高而頤的幫助下,周剛最終被國美錄取,而后在設計系就讀。此后,兩人一直維持著很好的師友關系,高而頤甚至還做了“月老”,成了周剛的結婚介紹人。

?

2016年周剛水彩畫——《倔強的黃土地》尺寸:150X113

?

周剛提到的另一位恩師是潘長臻。當年周剛踏入國美校門不久,還是個青澀的大一新生,學校那時要出版幾本給未來考生做參考的書,潘長臻認為這個小伙畫得不錯,就把他的作品推薦到了一些出版社去。等書出版后,周剛翻開一看,又驚又喜,發現書里不僅集合了全國八大美院的作品,國美的作品中,首當其沖的就是自己的一幅畫,還是滿幅的版面。

?

2016年周剛水彩畫——《園之緣·冬之影》75x105cm

?

“每個院校的作品刊登地不多,僅十幾頁,一般都是學校老師的作品打頭,對學生而言,作品即使是像小豆腐干那般僅僅占據了一個版面的角落,就很滿足了。沒想到自己的作品會被放在第一個,還占滿一整頁,當時的心情真的無法言說!”周剛至今保存著那本書,對潘長臻老師的關懷、鼓勵和給予自己的寶貴機會,他滿懷感激,銘記在了心底。

?

2017年周剛水彩畫——《破曉》尺寸:150X336cm

?

2014年,周剛在西安與家人一起過完了春節,同往年的大年初三一樣,那年他也計劃赴云南寫生。在西安機場里過了安檢,等待登機的時候,周剛接到了一個沉痛的來電,潘長臻老師去世的消息在電話那頭恍然地傳了過來。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周剛匆匆走出安檢處又重新在機場訂了一張飛往杭州的機票,下這個決定的時候他誰也沒有告訴,仿佛是出于一種本能。隨后他參加并主持了潘長臻老師在上海的追悼會,恩師的音容相貌和往昔的悉心指導尚在眼前,周剛提起那個時候,臉上有抹不去的感傷:“潘老師生前,對我們這些學生非常好,多年來他一直堅持畫水彩,在中國美術家協會水彩畫藝術委員會未成立前,全國一些重要的水彩畫活動都是他組織的,潘老師是一位對中國水彩有很大貢獻的老師。”

2018年周剛水彩畫——《守望》150x105cm

?

腳踏實地,讀書下苦功

?

?

過去國美的校園小,師生比例上,老師較之現在的要多,師生間的關系像周剛描述的那樣,更為密切。從前學校的圖書館、閱覽室里,師生總能夠遇見,課堂之外,老師也有許多機會與學生們交流,并幫助他們解決上課時沒能消化的問題。現在學生數量多,接觸信息的途徑多,且老師們普遍住得較遠,在校園的時間沒有過去那般充裕,師生間的交往就比過去要少得多。“以前的生活、學習條件也比現在艱苦地多,考生的年齡普遍比現在大,他們當中有些是高中畢業后工作了幾年再來讀大學的,考上的人都太珍惜這個機會了。”周剛直言,也正因如此,學生的用功程度也是從前更高。

?

2017年浙江武義縣寫生

?

談起對現在學生們的建議時,周剛反復強調要“讀書!讀書!讀書!”身處信息爆炸的時代,大多數人都倚賴手機、電腦,主動被動地接收著很多無用的訊息,周剛期望學生們還是要多往圖書館跑,書里的知識很多時候要比手機上的可靠的多,他時常建議學生們多讀書、做筆記。“讀書對他們而言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藝術說到底還是思想、文化的表達,技術僅僅是幫助表達。如果在這個年齡段不能好好抓住讀書這個環節,未來的路走起來就比較難,必須后補,不補就永遠上不去更高的階段。”

?

2017年浙江武義縣寫生

?

雖然現在的學生們有新穎的視角和開闊的視野,也掌握了很多新的學習媒介和方法,但周剛仍希望他們謹記,該下的苦功夫,一分都省不了。“今天所有的修行都是你明天的坦途,今天所有的逃避都是你未來的障礙,無論如何,都不能去逃避一些東西。天下沒有捷徑可走,所有的捷徑都是彎路。一步一腳印,大膽往前走。”周剛字字說得鏗鏘有力,這是他從前做學生,也是現在做老師所得出的“真諦”。

?

2017年浙江武義縣寫生

?

?

點滴心血,經驗之談

?

數十年的教書經驗累積下,周剛認為師生之間最好的模式還是“溝通”。他坦言,自己在學生時代不敢主動與老師溝通,而現在的學生跟過去他們求學時的問題是一模一樣的。周剛希望學生們主動與老師交流、互動,“國美的老師們很多都在校園里度過了數十年的歲月,他們了解學校發展的進程,也有豐富的教學和學習經驗,知道什么地方可以放松些,又有什么地方是永遠不能怠惰的。”

?

周剛在自己工作室內(攝于采訪當日)

?

周剛稱自己一生最幸運的事是選擇了自己愛好的事做職業,他每天畫畫,白天黑夜地畫,放了寒暑假還是不停地畫。因為熱愛,他覺得顏料的氣味很好聞,殘留在指甲縫里的粉末也沒什么關系,只要能畫畫,就很高興。采訪的那天,上午周剛還在給學生上課,他向記者展示了自己黑黑的手指,笑著表示自己洗了很久也沒能徹底洗干凈。那是一雙常年在素描課、水彩顏料里輾轉浸染的手,也是一雙教書育人的寬厚的手。

?

周剛在自己未完成的水彩畫作品前(攝于采訪當日)

?

周剛對繪畫藝術的熱情,同樣體現在他數十年的教書生涯里,他關愛、鼓勵、教導每個學生,猶如曾今自己的老師們在他心中播下的種子,如今已長成一棵可以遮風擋雨的大樹。教書多年,周剛總結了一套自己的經驗,他最大的體會,是教師應該“因人施教”,而不是把所有學生都教育成某種固定模式;其二,一定要把一個道理和學生講明白了,再繼續講第二個,而不能只顧自己夸夸其談;其三,在與學生的交流過程中,真的要懷著一種非常善良的、愛學生的心情,千萬不要在學生中分水平高低和好壞,一定要一視同仁地對待每一個人。

?

2018年周剛水彩畫——《園之緣·園之赤》75x105cm

?

周剛還向記者分享了一個故事。他說自己在讀書時,班里的兩個同學吵架,記下了很深的仇,畢業后第五年校慶,兩人還互不說話,畢業十年后,卻都很親切了。“同學一場不容易,這五年的時間不都浪費了嗎?!”周剛惋惜地感嘆:“現在大家都是關系很好的朋友,其實所謂的矛盾,都不是原則性的問題,心一放大就沒了。”周剛認為教師無論如何都不能加強學生間的矛盾,他在教書時,一旦發現班級里相互有矛盾的學生,就會及時找他們談話,一次談不妥再談第二次,直到讓他們當場把問題化解平息了為止。

?

2018年周剛水彩畫——《園之緣·園之陽》75x105cm

?

不忘初心,薪火相傳

?

?

采訪進入尾聲,周剛談起了對新一輩教師的看法:“現在的老師誘惑太大,壓力也很大,我們像他們這么年輕時,只想著怎樣讓生活過得更好,上課、做設計、畫畫再賺錢。現在年輕一輩的老師除了考慮這些,還要完成各種大大小小的論文、課題、著作和創作展覽,我們過去寫論文、寫書,是自己主動想做的,今天他們要做的事里,有主動也有被動,有一項抓不住都不行,所以對他們而言,壓力肯定大,而且今天社會的競爭比以前更厲害。”

?

2018年周剛水彩畫——《園之緣·園之橋》75x105cm

?

對于新一輩教師的成長,周剛也給出了自己的建議:“一定要趁自己年輕,不遺余力地去抓住一些主要的東西,拼命在本行業沖上去,一定要在國內外的本行業內發出自己的聲音,體現自己的力量,讓別人看得見自己。要趁自己體力還允許時‘建功立業’,不僅是為自己,更是為學校,為國家,否則時間很快會消逝了。”

編輯:孫磊

注: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寶藏網的立場,也不代表寶藏網的價值判斷。
最早排球比分规则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