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

教師節 | 何紅舟:時光一去不復返,且行且珍惜

2018/9/11 來源:寶藏網

一代代教師,一代代學生,學生教師,教師學生,薪火相傳,代代不息,在畢業留校的青年教師身上,何紅舟看到了當年自己的影子。“他們與初次執教的我一樣青澀,但我能明顯看到,比起我們那代教師,他們取得了更多成績。如今的年輕教師都普遍能在研創上出成果,但這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有時候又要兼顧到工作時,這就產生了一個兩者如何平衡的問題。現代人的生活與工作節奏都較快,這對年輕教師來講其實壓力巨大,我真心希望他們能夠做好研創工作,同時也能全身心地在教學上投入精力,把老一代教師對學生的關愛之情這類優良師風很好地傳承下去,這就是我所期望的。”

?

?

何紅舟,1964年12月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市。1984年畢業于四川美術學院附中,同年考入浙江美術學院(現中國美術學院)油畫系,1988年7月畢業留附中任教;1995年-1999年就讀于中國美術學院油畫系碩士研究生班,1999年起在中國美術學院油畫系任教;2003-2007任教于油畫系第四工作室,2007至今任教于油畫系第二工作室。現為中國美術學院繪畫藝術學院油畫系主任,教授。

?

蚊子老師

?

?

何紅舟人生中第一次授課是在采風路上完成的。

?

1988年,何紅舟(前排右下角)帶學生下鄉

?

1988年,何紅舟本科畢業后留校到浙江美術學院附中任教,當年他24歲,去學校報到時正趕上學生下鄉,他與劉健、張浩老師帶著畢業班近40位學生前往陜北采風教學。作為一名剛入職教書的青澀教師,這是第一次面對一大群學生,何紅舟坦言自己很緊張。“同去的兩位老師都很有教學經驗了,下鄉期間,有時候需要把學生召集起來,講一講寫生注意事項,兩位老教師講完后輪到我時,那么多雙眼睛看著我,我就不太敢說話了。學生們年齡也就比我小4到5歲,我擔心自己上不好課,怕在他們面前出洋相。那些日子,學生們甚至給我取了個外號叫‘蚊子’,說我說話聲音特別小。”說到這里,何紅舟不好意思地笑了。

?

1986年,與全山石(左五)和胡振宇(右四)合影,左四為何紅舟

?

在整個大學生涯中,胡振宇先生對何紅舟影響至深。“我讀本科和研究生,胡振宇老師帶我時間是最長的。他對學生十分包容,我們對藝術的各種探討、折騰,他都是給予正能量的鼓勵,給我們營造出一種非常寬松的教學氣氛。”

?

另一方面,胡振宇很重視繪畫本身,他在創作中對油畫本體語言的掌握與探索,潤物細無聲地影響了學生對繪畫的認識與理解。1983年,國家選派胡振宇赴比利時皇家美術學院留學,1986年回國時何紅舟剛好大二,胡振宇把在歐洲充分吸收傳統繪畫的經驗帶回國內來,這對何紅舟這代藝術家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

1986年郊游,胡振宇(前排左二)、秦大虎(前排右二)、井士劍(后排左一)與何紅舟(前排左一)

?

同時代對何紅舟影響較深的還有許多老師:“蔡亮老師經常對我說,你要畫就畫點大東西,要從大畫中鍛煉自己;全山石老師永遠面帶微笑,和藹可親,雖然沒有直接教過我,從全老師的畫以及他的聊天過程中,他對我的影響也是潛移默化而深遠的;還有徐進老師,77屆油畫系畢業的他只比我大6歲,是當年帶我下鄉的教師。他的思維活躍,繪畫手感極好,他在油畫表現方法的多樣化才氣也給我造成了非常深的影響,在他身上,我知道了繪畫表現所擁有的可能性。”

?

1986年郊游,徐進(前排右一)、何紅舟(前排右二)、井士劍(后排左二)

?

何紅舟還回憶起本科時代趙無極培訓班對當時教學所產生的影響。“趙無極先生那天在樓上講課,當時有很多老先生來觀摩,后來轉到樓下來看我們的課堂作業。有位先生評價我們的畫太死了,沒有呼吸,當時我不能完全聽懂他的意思,但在看到樓上很多趙無極培訓班的作品后,我感受到了差距。我開始能體會到老先生口中所說的繪畫中‘死與活’的關系,是因為我們沒有把對生命的體驗融入繪畫的觀察與表現之中。他們都是藝術界德高望重的前輩,我相信他們對藝術的判斷力,他們的評價給當時的我帶來深深地觸動。”

?

《啟航》 550x270cm

2009年 何紅舟、黃發祥

?

人格獨立 平等施教

?

?

教師一詞有兩重含義,既是指一種社會角色,又是指這一角色的承擔者。在何紅舟看來,教師與學生都是教學過程中共同的主體,不只是單純的施教與受教關系,教師的角色應該是多樣化的。“在中國美術學院,無論是我經歷的,或是所受到的教育,有個總體特征我相信大家能夠很明顯地感覺到,那就是平等。教師與學生之間最好的相處模式就應該是面對藝術問題有一種平等的心態,兩者人格獨立,平等施教,彼此才能相互尊重,敞開心扉,這也是我覺得中國美術學院非常好的一種師德師風。”

?

2014年,何紅舟與油畫系第二工作室的教師輔導學生

?

當然老師也會有嚴厲的時候,對此何紅舟這樣談到:“遇見藝術討論時產生的深刻話題,這本身就帶有嚴肅性,在我帶著學生去觸碰這些問題,并把自己的理解反饋給他們時,我的態度也是認真嚴謹的,他們能意識到,這東西真的是不能馬虎的,必須要非常認真地去對待。這時候我是雙重角色,一方面我是他們的老師,但在交流過程中,我們又是一種平等的關系,教師一定是學生學習的伙伴和朋友,這就是我的教學方式。”

?

所以何紅舟很喜歡帶著學生們去下鄉寫生,他們一塊看美景、做菜吃飯、被蚊蟲叮咬......朝夕相處的美好時光最能增近師生的情感。“學生們的青春氣息也感染了我,我與一些下過鄉、畢業多年的學生還經常保持聯系,現在有了微信,交流特別方便,他們有新作品都會發給我看,請我點評。有時看到一些展覽信息,感覺對他們事業有幫助時,也是及時會去聯系他們。”

?

《橋上的風景》235x195cm

2014年 何紅舟

?

《西遷途中的林風眠》 200x200cm

2014年 何紅舟

?

親其師 信其道

?

?

既是教師,又是專業畫家的何紅舟,畫家與教師之間的身份有時需要轉換。他至今還記得留校任教時,原中國美術學院教務處長徐永祥對教師們反復強調的話:你們第一個身份就是教師,面對教學時,所有的問題都要讓位給教學。“做任何工作,都要有一種職業精神,直到現在我依舊是這樣去要求自己的。在兩者身份轉換時,一旦學校需要做什么事,那必須是以學校的利益為重,教學永遠是站在第一位的。”何紅舟如是說。

?

2016年,學生在何紅舟工作室的合影

?

30年的教師生涯如白駒過隙,何紅深刻感受到教書育人是個重大命題:“親其師,信其道,優秀的教師是能把枯燥的課上得有趣出彩的,學生才會樂于學習,對專業保持熱情及鉆研欲;作為教師,自身在創作上要有更多的探索,甚至要取得一些成績,才能更加有利于教學的促進,也比較能讓學生信服。”

?

《滿江紅》 270cm×530.5cm

2016年 何紅舟、黃發祥、尹驊

?

時間平凡 卻最珍貴

?

?

2016年,學生在何紅舟工作室的合影

?

每個進入中國美術學院的學生,在經歷過“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殘酷競爭后,要在學校度過整整4年甚至7年光陰,但師生之間的相處,其實時間是有限的,何紅舟相信,每個學生都是一塊璞玉,精心打磨后,終將大放異彩,對此他這樣說道:“教師授課很大一部分其實是給予學生技術與方法,有時候我也會與他們分享自身在創作時遭遇的教訓,用切膚之痛告訴他們繪畫之路的艱辛和需要的毅力。還有就是要利用好學校里的平臺,比如圖書館、講座等,要知道過往的歷史與參照,都能在圖書中找到。大學時光,有大部分的時間都可以自由掌握,如何科學充分地利用這些平臺,在有限的時間里做一些能提升自己的事,更好地把握人生的道路。時光一去不復返,且行且珍惜。”

?

2016年,油畫系第二工作室教師與畢業生的留影,后排蔣梁(左一)、何紅舟(左二)、孫景剛(右五)、王羽天(右四)

編輯:孫磊

注: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寶藏網的立場,也不代表寶藏網的價值判斷。
最早排球比分规则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