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

教師節 | 邱海平、尹驊 、傅穎川:從國美學子到青年教師的蛻變

2018/9/14 來源:寶藏微信

一直以來,教師常被譽為太陽下最光輝的職業,很多美好而飽滿的贊譽在教師們的身上有時也顯得微不足道。教師的悉心指導,對一個少不更事的人來說,可能會改變他的一生;而對于教師自身的成長而言,卻需要經歷不為人知的辛勞付出。寶藏在前兩天的專題中分別介紹了三位年長一輩的教師,他們談了談多年來執教生涯中的所見所感;而今天正值教師節,寶藏將介紹三位年輕一輩的教師,他們為人豁達隨性,在教學上注重創新,深獲學生們的愛戴。下面讓我們一起聽一聽他們三位勤勉,卻又總想回味的執教生涯。

?

在中國美術學院教授周剛的工作室內,記者見到了他曾執導的學生邱海平。也許是因為二十年的交往與磨合,相比于老師和學生,兩人看起來更像是老朋友。采訪邱海平時,周剛遠遠坐到了工作室的一角。邱海平見狀笑笑說:“我踏上教師這個行業和周老師真的有很大的關系,除了他沒有第二人,這樣說絕不是因為今天在這里做采訪。”

?

邱海平(左)在老師周剛(右)的工作室內

?

?
?
?

教師簡介

邱海平

2003年畢業于中國美術學院環境藝術系,獲學士學位。

2012年畢業于中國美術學院綜合設計系,獲碩士學位。

現為中國美術學院綜合設計系 講師

中國美術學院藝術設計研究院院長

?
?

?

從1998年踏入中國美術學院至今,邱海平從學生再到選擇做一名教師,一路走來受周剛的影響的確最深。“周老師特別在意實踐,在他看來,設計主要是服務社會的,若沒有實踐積累,所有東西都不會發揮應有的價值。”邱海平剛畢業時一邊任教,一邊做社會實踐,周剛就手把手地帶著他,畫圖、匯報、與甲方溝通···偶爾邱海平犯了錯誤,周剛也從未苛責過他,只是給予耐心的執導和鼓勵。當年師生倆一起做了中國科學院的一期項目,直到今天,中科院新建了一所大學,設計師仍是邱海平。對方如此的信任和認可,離不開當年師生二人工作時所體現的專業素養、學術態度及社會擔當。

?

邱海平執教的2018屆畢業生合影

?

“我是2003年在國美畢業的,那時趕上了學校擴招,‘環境藝術’又是新興專業,在當時非常熱門,環藝畢業當老師還是很搶手的。”邱海平回憶起自己當年面對就業選擇時的情景,他也曾有過猶豫,當時還有一個機會是去深圳做設計師,但在征詢了導師周剛的意見后,邱海平不再迷茫,他決定留校做老師。到如今,邱海平帶學生的經驗也有15年了,當聽到這回寶藏是對新一輩教師進行采訪時,他連聲感嘆:“我已經不年輕啦!”

?

?

邱海平、陳柯設計的中國科學院大學景觀與建筑

?

談起15前年給學生們上的第一堂課,邱海平稱當時自己的角色切換得太突然,面對一群跟自己年齡差不多大的學生,的確很緊張。但這樣的緊張情緒很快隨著一堂堂課的經驗累積而煙消云散了。邱海平對自己在國美學到的專業知識很有自信,他懷抱這樣的信心,時常總結自己教學上的不足,逐漸成長為一名成熟的教師。“我常在教學過程中換位思考,假設自己是學生,我會怎么想、怎么做。”邱海平也坦言,老師們都會盡量照顧到每個學生,但現在學生數量多,主動性強的人可能會更占優勢,得到更多老師的指導,因此主動找老師溝通非常重要。

?

?

邱海平設計的新安江夏日冬泳基地

?

在教學過程中,也有許多大大小小的“突發狀況”,讓邱海平印象深刻。他向記者分享了其中的兩個故事。有一年邱海平所在的國美轉塘校區發大水,校園里都能隨手抓到數斤重的大魚,洪水災情持續了大約三天,班里的學生們雖被困在教室里,但都表現得十分團結,讓當時作為班主任的邱海平頓生患難與共之感。也是那一屆學生里,發生一件格外暖心的事——20歲的毛陳冰千里走單騎,遠赴貴州山區獻血,挽救了一個孕婦的生命,起因只是她在網上看到了一則求救信息,需要極為稀有的AB RH陰性血,而毛陳冰的血型正好符合。“我得知這件事后,真的非常感動。那時我剛好做班主任,帶的學生班風特別好,我那一年太幸運了!”邱海平由衷地感慨道。

?

邱海平設計的嘉善國家經濟技術開發區入口

?

時代的變幻總是讓人目不暇接,“設計”這一課題也是日新月異,但邱海平認為,設計教學的本質沒有發生變化。“我們現在培養出來的學生,和自己當時作為學生時吸收的東西本質是一樣的。學習的主要是一種方法,而不是結果。按照一種嚴謹的邏輯和規律不斷推進,這樣的思維方式是不變的。還有不變的,是大家對于國美這個‘大家庭’的信任,我們在這里學習、任教,對學校的這份自信從未改變。”

?

?

中國美術學院2018畢業作品展

?

執教經驗的逐年積累下,邱海平始終有著自己的教學堅持:“做為老師的關鍵是要做到堅守崗位、盡職盡責,要對得起自己,對得起這份職業。學術、行政上的理想和追求,于我個人而言順其自然,在一線的教學崗位上,如何把學生教好,這才是我的本職。”

?

邱海平的學生獲中國美術學院2018優秀畢業設計金獎

?

初見尹驊時,他有一點拘謹。不大的工作室中,他的繪畫作品被放置在四周,還有一幅正在趕制的作品掛在畫架上立在了房間的正中央,畫面中是意大利佛羅倫薩的景致。原來他剛結束了為期不短的意大利之行,準備將這座恬靜而美好的城市留在畫布上,作為他九月底即將舉辦的聯展作品。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我的工作室比較亂啊。”其實并不是亂,只是他的作品數量確實不少,堆疊在一起,無形中壓縮了畫室的空間。

?

尹驊

?

1981年出生于上海;

2001年考入中國美術學院油畫系;

2005年中國美術學院油畫系本科畢業獲學士學位;

2008年中國美術學院油畫系研究生畢業獲碩士學位;

現為中國美術學院專業基礎部教師。

《自畫像》 100x80cm 油畫?

一盞茶的功夫,我們開始了采訪,尹驊始終用不疾不徐的語速和略顯低沉的聲音,娓娓道出了他這十年在中國美術學院基礎部教書育人的經歷。“其實我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成為一名教師,不過在我的求學生涯中確實受惠于不少恩師,或許是他們潛移默化地引導我走向了成為教師的道路……”

?

2003年,與何紅舟老師(右下)下鄉

?

某種意義上來說,何紅舟可以算是尹驊的領路人了。“我在高考前每周都會來杭州給何紅舟老師看畫,得空他也會帶著我一起寫生,傳授一些繪畫中規律性的東西于我。繪畫其實比較主觀和抽象,它不像數學那么的理論化,所以有時他看我無法理解,也會親自上手幫我改畫,以這樣直接的方式促進我的理解,令我受益匪淺。”

?

《琴心》 180x190cm 油畫

?

尹驊自上海來,于機緣巧合下與何紅舟結緣,那時的何紅舟已然是中國美術學院的教師,在油畫領域頗有建樹。所以尹驊跟著何紅舟潛心學畫,期盼著也能成為這所至高學府的莘莘學子之一,而他也確實做到了。進入油畫系后,何紅舟雖不是尹驊的直屬導師,可但凡尹驊拿著畫給他品評,他都會不厭其煩地耐心指導,給出中肯的意見。

?

在大學和讀研期間,尹驊一直在油畫系第一工作室學習,工作室的教授們:崔小冬、章仁緣、翁誕憲都悉心指導作品,傳道授業解惑。長期的朝夕相處,尹驊從他們的身上看到了作為“教師”的用心。

?

?

這個良好的品質一直影響著尹驊,直到2008年9月的開學季,尹驊也即將面對他自己教師生涯中的第一堂課,為此,他做足了準備。基礎部的課程是每年大一的必修課,涉及到素描、形式語言、色彩等繪畫中的基礎知識。因為是基礎課程,所以一個班的學生擁有不同的專業背景,這讓尹驊感覺到有些緊張,“因為我自己畢業于油畫專業,所以對其他專業可能并不十分熟悉。”但為了學生大二時的分專業做準備,他也不得不注意教授一些規律性的東西,而不單單只在他擅長的油畫領域。好在那一年他27歲,而他面前坐著的一屋子學生僅僅比他小了四、五歲,這個不大的年齡差迅速地縮短了尹驊與學生之間的距離,這堂教師生涯中的第一課也在輕松、愉快的氛圍中順利度過。

?

與學生下鄉寫生時?

?

雖然尹驊與每屆學生都只有短短一年的相處時間,但彼此間早已建立起深厚的師生情誼,曾經的學生在分專業后也會時常結伴看望他,使他感動不已、成就滿滿。

?

在尹驊的身上還發生過如同電視劇情節一般的感動與驚喜,那是在2014年下鄉寫生時。“在外寫生的三周里,每晚都是要看作業的,可是那天晚上很奇怪,沒有學生來叫我看作業,我去到畫室的時候發現也是一間黑屋子,正當我滿臉疑惑的同時,燈亮了,學生們推著蛋糕走了出來,一屋子的人,臉含笑意地看著我,齊齊地對我說‘生日快樂’。那一刻,感動與喜悅真的是溢于言表。連我自己都忘了那天是我的生日,可是他們卻都幫我記著……”

2014年下鄉寫生時所攝

在學生時期,教師的偉大,對于少不更事的人來說,可能會改變一生;而隨著不斷的學習,也總能在人生不同的階段遇見新的老師。已為人師的尹驊就是在高研班里碰到了如今已年近90歲的全山石老師,“當時我們高研班的學生與全山石老師一起在俄羅斯看展,有意思的是,你能看到一位頭發花白,卻依舊健步如飛的老人,走在參觀‘大部隊’的前列,領著我們一張一張的看畫,認真地幫我們分析他覺得有意義的、值得學習的作品。要知道逛展是非常累的!”說到這,尹驊顯得激動異常、卻又感動萬分。在他看來,全老認真、嚴謹的教學精神是非常值得學習的,從中體現出的師承關系,無論是專業上的,還是為人處世上的,也都值得延續。?

?

在研創班畢業展上與全山石老師(左三)合影

?

一轉眼,尹驊也已為人師數十載,師生間溫馨的故事也已不計其數。多年來,尹驊愈發的感受到身為“教師”的厚重與深遠。無論是來自老師的忠言,還是逆耳,有時候其實只是無心的一句,學生往往都會常記于心。“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教師’還是很崇高的,相當于是一個領路人的形象。”

與胡振宇老師合影

基于這一點,尹驊自始至終嚴于律己,不斷精進,力求在自己的教學和創作中與時俱進,起到正面的帶頭作用。也如同他所說的那樣,“中國美術學院是一所重于傳承的學校,一代又一代的老教師們嘔心瀝血,到了我們這一輩,務必得把他們的教學精神傳承下去,發揚光大……”

?

《作坊》 140x160cm 油畫

?

?

對于傅穎川來說,“教書”或許是一件冥冥之中注定的事。在不斷提高自己的同時,換位思考和與學生們的充分交流互動,使她逐漸成長為一名成熟的教師。?

?

?

教師簡介

傅穎川

?

浙江杭州蕭山人;

1992年開始接觸中國畫;

2004年至2008年就讀于中國美術學院國畫系山水專業;

2008年至2012年于中國美術學院國畫系山水專業攻讀碩士學位;

2012年至今于天津美術學院就職,任教于中國畫學院山水系。

?

?

《滌塵》 180x49cm?紙本水墨

??

早在小學時,傅穎川就開始接觸中國山水畫,到了初中她已經能夠熟練地教授學弟學妹們,而到了高中和大學階段,教少年宮的小朋友畫畫已經能夠幫她賺取足夠的零用錢。多年的教授經歷使她在天津美術學院正式執教時,多了一份從容和淡定。

?

于高考前所攝

?

“天津那邊學中國山水畫的人不多,我的第一個班由大二和大三合在一起總共也才十來個人。當時他們考進來是學西畫的,而后選擇了山水畫這條路,可以算是剛起步,所以我都是從很基礎的東西教起,比如拿筆的方式、畫畫要研墨等。” 談到在天津美術學院的第一堂課,傅穎川的語氣明快而輕松:“看著一屋子和我差不多大的學生,起先還是有些緊張的,好在我課前做足了準備,又‘身經百戰’(笑)。”

?

??

在傅穎川的求學生涯中,她的啟蒙老師管慶偉對她影響頗深。“我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就跟著管慶偉老師學中國畫,并持續在尋求中國畫的‘傳統的美’這條路上愈走愈遠。”在當時,管慶偉老師還是湘師附小的一位美術老師,而現在已經是杭州蕭山教學研究室的一名美術教研員。

2017年與管慶偉合影?

?

“學習繪畫的人都會經歷一個對自己的畫沒有信心的階段,而這恰恰發生在我小學2、3年級時。在一堂課中,我胡亂地將一張不滿意的畫紙揉成一團,隨手一扔。這一幕剛好被管老師瞧見,他默默地走了過來,撿起了紙團,攤平,向我說道:‘你看,畫得很好啊。”說到這,傅穎川有些動容,因為正是這樣一段或許在旁人看來不足為奇的對白,給了她莫大的鼓舞,令她能夠正視自身存在的問題的同時,不再輕易地否定自己。“這一課”也潤物細無聲地改變了傅穎川日常的繪畫態度,以及日后她自己的執教方式。

?

《蒼山夢》 137x32cm紙本水墨

?

如今,傅穎川已在天津美術學院執教6年,對于“教師”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從前我覺得‘教師’就是一個傳道授業解惑的角色,有著絕對的權威性;而現在我認為‘教師’不僅僅是個職業,更是一個‘人’,一個希望獲得尊重,卻又倡導平等的人。”

?

說罷,她舉了一個有趣的例子,“在北方,有一個習慣非常好,學生們稱呼老師一定會用‘您’,來表達一種敬意。因為我來自南方,起初還很不適應,但是內心卻是竊喜的,因為我感受到了尊重,相應的我就更愿意把所學知識教授給她們。但俗話說:教學相長,在執教過程中,我也能從她們身上汲取很多值得學習的長處,互助互進。漸漸的,雖名為師生,卻更似朋友般相處。”

?

?

2017年,于天臺山寫生

?

在采訪的尾聲,傅穎川一掃先時的拘謹,開始把玩起她面前的茶盞,顯得格外的輕松與俏皮。舉手投足間,不難看出她雖為人師表,卻平易近人,有著能與學生打成一片的氣質。不自覺的,耳邊回響起她剛說過的話:“我希望能夠成為開拓學生的思維,引領她們發現自己的新世界的那種老師。”淺笑,這才是這個時代,年輕教師該有的血性啊……

《遠塵齋》138x32cm紙本水墨

?

?

點擊以下標題前往老一輩藝術教師的專題文(寶藏微信公眾號)

?

教師節 | 周剛:所有的捷徑都是彎路,一步一腳印,大膽往前走

?

教師節 | 何紅舟:時光一去不復返,且行且珍惜

?

教師節 | 設計大咖張豐毅: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

?

文末,祝老師們教師節快樂!

?

編輯:孫磊

注: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寶藏網的立場,也不代表寶藏網的價值判斷。
最早排球比分规则简介